亚博:一带一路创造新兴经济体合作新模式_政策法规_新闻_矿道网

亚博

本文摘要:全球经济必须新的经济快速增长动力,新兴经济体也必须平稳的国内外经济发展环境,各国于是以思索新的国际经济合作模式。

全球经济必须新的经济快速增长动力,新兴经济体也必须平稳的国内外经济发展环境,各国于是以思索新的国际经济合作模式。“一带一路”设想正是在这种国际经济环境下构成的。

  “一带一路”的建设必定不会强化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之间的经济贸易往来和金融合作,在资源共享中构成合作伙伴关系,强化彼此之间的相互尊重互惠。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可以协调发展规划,联合抵挡国际经济金融风险、积极探索多种经济合作模式,更进一步避免贸易壁垒,推展新型区域合作平台的构成。  当前全球经济依然处在较慢恢复期,多数国家经济快速增长并不悲观,国际经济格局正在发生变化。新兴经济体作为代表较慢发展的经济群体,在国际经济中崭露头角。

网页登陆

比起发达国家,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快速增长依然展现出出有更加多不确定性,国际资本大规模的流入、国际原材料与能源价格动荡不安以及自身经济的系统性风险等因素随时有可能沦为消灭新兴经济体的最重要导火索。全球经济必须新的经济快速增长动力,新兴经济体也必须平稳的国内外经济发展环境,各国于是以思索新的国际经济合作模式。

  “一带一路”战略设想正是在这种国际经济环境下构成。“一带一路”规划分别代表“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采访哈萨克斯坦和印尼时明确提出的。“丝绸之路经济带”相连中国西北地区与蒙古、俄罗斯以后欧洲,牵涉到中蒙俄经济带和新的欧亚路桥经济带;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从华东地区抵达,经华南向东南亚地区、非洲东部伸延,以后欧洲南部,牵涉到中国-南亚-西亚经济带和中国东北、华北、华东、华南等地区港口的海上战略地下通道。

“一带一路”分别从陆地和海洋联通了欧亚大陆,构成一个陆地和海洋的闭环。作为世界最久经济走廊,“一带一路”牵涉到中国、俄罗斯、印度等金砖国家和波兰、哈萨克斯坦、印尼、马来西亚等数十个其他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

但是“一带一路”沿线的新兴经济体经济快速增长经常出现显著上升趋势,俄罗斯、印度等国家经济堪称面对很多国内经济问题。  推展新型区域合作平台的构成  “一带一路”规划目的提高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的基础设施环境,为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修筑了新的合作机制,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快速增长带给新的动力。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沿线下有35个境外经贸合作区,而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上牵涉到42个境外经贸合作区。

“一带一路”的建设必定不会强化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之间的经济贸易往来和金融合作,在资源共享中构成合作伙伴关系,强化彼此之间的相互尊重互惠。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可以协调发展规划,联合抵挡国际经济金融风险、积极探索多种经济合作模式,更进一步避免贸易壁垒,推展新型区域合作平台的构成。  平稳和兴旺的周边环境是中国经济长年可持续发展的最重要外部条件。

“一带一路”规划为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的政治相互尊重和文化交流获取了较好的机遇。过去30多年来,中国经济获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如今中国不仅自身执着持续的经济发展,而且也要把自身发展惠及周边国家。

通过强化与周边新兴经济体的战略合作,促成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经济功能统合,构成联合发展的合力。  “一带一路”规划牵涉到众多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将首创对外开放的新局面。首先,“一带一路”规划可以推展中国与西亚的工业制成品与能源贸易。一方面,西亚作为中国仅次于原油来源地,中国从西亚进口的原油和液化石油气等能源类产品大大减少,其重要性变得日益突出。

而另一方面,中国的轻工业产品、机械和制造业材料等产品又可以有效地符合西亚新兴经济体的市场需求。中国与西亚新兴经济体的强劲互补性不会使双方构建双赢。其次,“一带一路”规划强化中国与东盟之间的合作,推展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更进一步升级。随着中国廉价劳动力时代的落幕,劳动密集型产业必定向东南亚地区移往。

中国可以向东盟移往技术与经验,不断扩大对东盟的高附加值产品的出口,并从东盟进口所须要原材料和能源。而且东盟地区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合作也有助超越东盟地区长年经济发展瓶颈,减缓构建公路、铁路、航路的互联互通,联合发展海洋经济,并且强化海洋安全性合作。

亚博

  这种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合作有助应付来自美国提倡的TPP引起的挑战。美国推展的TPP使得天然的东亚生产网络遭了毁坏,TPP期望通过转变贸易规则重构这一地区生产网络与贸易版图,进而确保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领导地位。更加最重要的是,美国以自身的标准和价值倾向来主导TPP的进程,这样就不利于充分发挥美国的优势,而弱化新兴经济体的竞争优势。

与此比起,“一带一路”规划以各经济体急需的基础设施建设合作为纽带,推展中国周边新兴经济体的区域合作,同时减缓构成产业链条布局,将有助部分缓冲器国际经济规则重塑引起的挑战。  “一带一路”规划是中国经济新的常态下推展的新开放政策。长期以来中国的对外开放主要集中于在东南沿海地区,而内陆地区对外开放程度依然处在比较较低水平。“一带一路”规划将有力地造就中部与西部地区,特别是在像新疆、甘肃、青海、宁夏、云南、陕西、内蒙古、东北三省等地区的对外开放程度不会获得明显改善。

中国经济转型某种程度是长三角、珠三角和环渤海经济圈的转型,而是还包括西部和沿边地区在内的整体国家经济转型。“一带一路”规划有助中国解决问题部分生产能力不足问题并且主动移往劳动密集型产业,使中国与周边新兴经济体构成产业梯度和区域生产网络,促使新的雁型模式。  实行“一带一路”规划有可能面对的挑战  然而,“一带一路”规划的实行也有可能面对各种对立与挑战。

  第一,国际上不存在一种对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规划批评的声音。这些观点几乎漠视“一带一路”规划的最重要经济功能,一味高估中国的外交政治意图,甚至还有些人将“一带一路”规划比作“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上世纪的马歇尔计划作为具有排他性的世界大战时期的战略,目的是要遏止苏联等社会主义阵营,结果造成了全球市场拆分与资源配置的变形。

而中国提倡的“一带一路”规划恪守多元文化和对外开放的理念,不缩国别地提倡发展、合作与共赢。而且马歇尔计划背后是美国的全球霸权意图,这与中国提倡的和平合作、互利共赢的主旨是几乎忽略的,“一带一路”规划要与周边新兴经济体打造出联合兴旺的命运共同体。  第二,沿线国家的政治局势可能会构成各种阻力。中国参予的泰国“大米换高铁”项目、墨西哥高铁投标事件以及希腊的比雷埃夫斯港口项目等都指出新兴经济体仍不存在很多政治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某种程度可能会造成“一带一路”规划遭遇各种艰难。

亚博

我们必须强化对周边新兴经济体的研究,针对有所不同风险因素打算有所不同方案,特别强调政治上相互尊重互鉴和经济上互利有序,消弭各种对立和负面因素。  第三,美国的驱离和杯葛不会阻碍“一带一路”规划的布局。美国曾经在有所不同场合回应,并不寄予厚望部分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参予中国提倡的亚洲多边合作机制。

中国必须通过实践中让各国看见中国并非要做单边主义、绝不会寻求地区或海洋霸权,不划势力范围。只不过中美在亚洲地区不存在很多合作可能性,在“湄公河次区域合作”以及地区安全性事务等问题上两国早已意识到合作带给的潜在收益。中美之间可以通过不断扩大共同利益和合作,来增加美国对中国“一带一路”规划的抵触情绪。

  第四,最后一个挑战来自我们自身。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我们必须决策的科学化,作好财务风险评估,必须制订详细的实行步骤。

政府和企业都要研究和制订海外投资战略,减少海外投资挫败风险,思索新兴经济体可持续合作模式。“一带一路”规划并不是全然进口对方资源、出口本国廉价商品,而应当是推展各国经济现代化进程的共赢战略。部分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不存在毁坏当地生态自然环境、利用制度缺失牟取暴利等不道德,这对中国的对外投资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在“一带一路”建设过程中,中国企业必须强化责任意识和诚信意识,以较好的企业形象和实际业绩构建联合发展和兴旺的目标。


本文关键词:亚博,网页登陆

本文来源:亚博-www.postboxlove.com